敢破又敢立,讓觀眾甘心買單

做電視綜藝節目已經夠紅的王偉忠,近來竟將這股「賣力」一路延燒到舞台劇和電視劇,他如何做到?又如何打造一個個以創意著稱的超級團隊?

文│王曉晴 攝影│杜志剛

沒有人否認,在娛樂圈,現在是王偉忠的時代。舞台劇《寶島一村》場場爆滿,2009年加演場次的門票全在開演前售罄;電視劇《光陰的故事》大獲好評,一下檔觀眾就迫不及待追問:「什麼時候開拍續集?」舉凡《全民最大黨》、《超級星光大道》、《江湖.com》……,不管是節目、戲劇、還是書,只要是「王偉忠製作」,就是引爆話題、創造高收視率與賣座的保證。

叫好又叫座,幾乎是所有人創作產品的最高理想,王偉忠高命中率的祕訣是什麼?

有趣的是,明明是很敏銳的市場嗅覺,但當走訪王偉忠身邊好友,試圖從他們眼中釐清這個「電視鬼才」的思考脈絡時,卻鮮少人從「市場」談起,反倒不約而同都用這句話:「情懷」。

「他的節目從不是純粹娛樂。」與王偉忠相交多年,也是他自認最了解自己的老友之一、東森電視新聞事業總部執行副總經理陳浩這麼說。

不甘於只提供娛樂,是王偉忠與時下電視製作人最大的不同,他做的節目都有獨特的「王氏幽默」與「情懷」,也是王偉忠自己口中所謂「四年級的使命感」。「他的節目是他進出時代的發言,」陳浩譬喻,「這是一種『直面』時代的能力。」

說來有點抽象,但追溯王偉忠很多創意或點子來源,確實都是來自於他對時代脈動、社會變遷的掌握。看待事情,王偉忠總是有種獨特角度,能觀察到細微卻值得讓人深究的線索,再將它變成動人的節目。

直面時代的能力

像他之所以做《舞林大道》,是因為注意到很多年輕人在公共戶外空間練舞,深切感受到他們的表演欲望。而《超級星光大道》的高收視率,也是他觀察觀眾的反應,修正做法而來。

記錄星光二班比賽過程的《星光傳奇》紀錄片監製李崗談到,王偉忠起初設計《超級星光大道》的節目型態,出發點以批判參賽者的表演能力為主,沒想到星光一班錄到一半,在場評審、觀眾竟哭成一片,還因此創下高收視率。王偉忠立即發覺,真正扣人心弦的是參賽者為了實現夢想的奮鬥過程。

於是,接下來他刻意放大這些部份,甚至記錄參賽者的家庭故事。李崗笑著說,他們確實有很多有趣的故事,有八家將也來參加比賽,還有原住民參賽者來自家人必須用廣播才能找到他的部落。所有故事都是真實的,才能催生出真實的情感連結。

王偉忠的觀察力與敏感度,跟他在嘉義眷村長大很有關係。雞犬相聞的眷村本來就是個大千社會的縮影,各種形形色色、悲歡離合的故事都集合在一個小小的場域中,提早使人經歷、成長。王偉忠曾說過:「眷村記憶是我最大的創作資產。」他好幾次強調:「一個人最重要的就是自己的成長過程,其他你穿的衣服、用品都可能跟別人一樣,所以一個人一定要珍惜自己跟自己的家族。」「一個人最好的方式就是認識你自己,把你自己搞通。」

而父母從小教育他的態度,也在王偉忠身上留下深刻的痕跡。「我有對非常好玩的父母,我是在快樂家庭長大的。」樂觀又自由的父母不用嚴厲的管教束縛他,讓王偉忠從小就有天馬行空的各種想法,甚至也不怕去做。

他笑著說,有個小時候的故事,沒有放在《寶島一村》劇本裡。「我媽有段時間很喜歡打麻將,我回到家最怕門鎖住,一看到門被鎖就很氣,到處找我媽。有一次我媽在人家家裡打麻將,紗門一打開,4個人坐在那裡。我說:『媽』,我媽說:『回來啦!家裡門打開,裡面有東西吃。』我點了個大龍炮,就把大龍炮丟進去。」講完還忍不住調侃自己一句:「我要是在中東長大,現在不得了。」

講話說學逗唱十足,王偉忠是標準的冷面笑匠。知名導演吳念真乾脆這麼形容:「他的瞎掰能力很強。」每個朋友談到他,都會提到他講故事時,口沫橫飛、表情活靈活現的樣子。

不過,工作時,嚴肅的王偉忠其實非常嚇人,罵起人來尤其兇。但很多子弟兵也因為在他嚴格要求下,後來都能獨當一面。吳念真記得他問過知名電視製作人侯文燕:「聽說王偉忠很會罵人,為什麼你還要跟著他做事?」侯文燕的回答:「是啊,他很會罵人,但我要做到換我來罵他。」

這是在個人魅力以外,王偉忠另一個成功不可或缺的理由:極為徹底的執行力,以及對於專業的極致要求。

王偉忠不是沒有做失敗的節目,像他和工作團隊製作的《星期天晚上的黃金夢》,最近因收視率差被喊停,參賽者氣得要提告;很多點子甚至在發想初期就被腰斬。

創意得千錘百鍊才會精準

但曾和王偉忠合作多檔節目的陳浩指出,王偉忠的團隊已像個創意工廠,天天熬煉創意如同熬煉鋼鐵,「要一直敲敲打打,才能精準抓到觀眾口味。」

每個節目從概念到成型,是針對誰?如何設計?背後都會有清楚的邏輯。陳浩以《光陰的故事》與《寶島一村》為例,這兩個節目看來都是眷村相關題材,卻各有截然不同的操作模式。

《光陰的故事》是電視劇,觀眾掌控電視遙控器,一旦他們覺得無趣,馬上就轉走,所以它必須滿足最多數人的需求。於是,節目定位為一個村子的故事,不是純粹的眷村文化。而且設定這是五年級生的成長故事,不是王偉忠所屬的四年級生。為什麼?因為五年級可對上對下,發揮最大的影響力。

相對來說,《寶島一村》是觀眾自願買票走進劇院看的舞台劇,「不管怎樣,觀眾就是要坐到最後一刻,」陳浩笑言,王偉忠就放手純粹記錄他記憶中的眷村故事。

別人叫他「鬼才」、「怪才」、「奇才」,但自言很會「求人」的王偉忠,跨足不同領域時,絕對會想辦法找到該領域的頂尖佼佼者合作,以期達到最佳效益。

賴聲川就說,王偉忠是很聰明的人。他知道舞台劇是保存文化記憶的好平台,也知道找什麼樣的合作對象,才能讓他的創意發揮最大效益。為了促成《寶島一村》,他整整花了一年多時間說服賴聲川。

能讓節目受歡迎的電視製作人很多,但始終只有一個王偉忠,自成一格。身為他多年好友的李崗認為,節目創作要有「破」或「立」的格局,才能吸引觀眾目光。敢破又要敢立,牽涉到判斷跟膽識,這正是最困難的。

做任何事別去想目的

李崗分析,像《全民最大黨》是破,而《光陰的故事》是立。《全民最大黨》從《全民亂講》、《全民大悶鍋》演變而來,這系列電視節目突破既有的製作方式,史無前例用模仿知名人物的手法,把所有已知事件當作素材,用諷刺喜劇與對白,創造出事件的「偽歷史」。

《光陰的故事》的立,則是他開始記錄台灣的近代史。「雖然台灣尚未有全體回顧歷史的社會氛圍,」李崗說,但在大環境動盪不安之際,這部戲脫離謾罵、清新脫俗,終於讓台灣人找個一處安靜的角落。

在既競爭又功利的演藝圈,能不被收視率綁架,勇敢做以前沒人做過的事,與其說王偉忠不在乎成敗,倒不如說他因為看得太多,反而跳脫現實的框架。

「很多事情不能去想目的,」王偉忠說,「我18、9歲就進電視圈,看過萬人空巷,也看過有人唱片一賣20幾萬張,但出第二張拿過來墊椅子都沒人要。」見多了起起伏伏,王偉忠體會到:「做任何事只要有目的,你達不到那個目的,就會痛苦得要死。」不如做之前不要想目的,專心把事做好,結果往往反倒是時間也打發了,事也做到了、連朋友也交好了。

於是,當很多人不斷追問他創意大賣的祕密,王偉忠總愛丟出一個令人意外的答案:「匱乏」。童年時候的物質匱乏讓他深諳「窮則變,變則通」的精髓。進入演藝圈後,台灣電視節目的超低製作預算,更令一心想辦法在有限資源中把事做好的王偉忠,發展出以點子取勝的方程式。

王偉忠的公司「數位金星傳播」,以「weichunggo.com」(偉忠哥.com)作為網址。沒錯,52歲的王偉忠今天儼然已是一個品牌,「偉忠幫」不管幕前幕後,在演藝圈都舉足輕重。

他的成就本身固然令人欣羨,但王偉忠在成就中展現的思維,更值得參考。

珍心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