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7/25 【記者梁玉芳、張幼芳】

民國六十一年,兩個客家年輕人走進台大獸醫系時,家鄉父老還不大明白:就是做個「牽豬哥」的,也要念五年?

卅多年之後,以前被同學笑稱是「獸醫系中文組」的杜白,如今是知名動物作家,提倡「動物生死學」,被封為「動物教教主」,照顧動物也安頓主人的身心。

他的麻吉劉振軒則是走上學術路,專攻病理,解開動物的死亡之謎。台灣民眾熟悉的動物園明星大象林旺、馬蘭,和無尾熊哈雷,都在他解剖刀之下,死因蓋棺論定。

當年冷門的獸醫,如今卻是當紅產業。兩位台大獸醫系老同學,回首獸醫路,「醫牛醫馬醫天下」的豪情仍在。「我們一個人走臨床,一個人走病理,是把當年說過的夢想分頭實現了。」劉振軒說。

問:你們是民國六十一年進台大獸醫系,那是你們的第一志願嗎?

劉振軒(以下簡稱劉):那時大學聯招是先填志願再考,丙組的從醫人的醫學系一路填下來,台大獸醫系是第十一個志願。我的分數和阿江(杜興江,杜白的本名)一樣。

杜白(以下簡稱杜):我家三兄弟已經有二哥念醫學院了,我這老三就隨便一點,考上台大獸醫,我很高興啊。不過,那個時候進來獸醫系的,全班大概廿人,很多是等著要轉系的。

劉:放榜那天,我高興得睡不著。醫學系念七年,牙醫念六年,獸醫只要念五年,科目也是獸醫內科、外科、病理學,跟人醫很像呀。當晚就計畫以後要怎麼大展鴻圖,獸醫可不只是閹豬的!我們真的沒有學過閹豬啊。

杜:阿軒是憂國憂民型的,以前就對獸醫很有想法;我是外務多,寫稿賺生活費。

我們同分進來又同是客家人,一談就很投機。我們走在路上,看到「獸醫院」的招牌,就立志要改成「動物醫院」,果然被我們改成了。

劉:畜牧系以前有副對聯:「牧牛牧馬牧天下」,我們獸醫系改一下:「醫牛醫馬醫天下」!自己很得意,我們醫的是陸海空:天上飛的、海裡游的、地上爬,全都醫。連蜜蜂生病,也是獸醫管的。

問:那時候,獸醫系是什麼樣子?

杜:簡陋,教授沒有幾個,大部分是留日的。設備嘛,阿軒現這研究室裡東西大概就等於當年全系的設備了。

劉:以前回去跟親戚說,念獸醫要念五年,他們會說:啊,學做「壽衣」還用得著五年?

杜:我們都是鄉下來的,我新竹,他苗栗。鄉下人以為,喔,念獸醫就是「牽豬哥」。哎,那時我們是念得滿孤獨的,因為沒有role model(角色典範),也沒有人告訴你,前面的路該怎麼走,就是摸著石頭過河。

我是後來看英國鄉村醫師吉米哈利的書,啟發我的一生。我決定開業,又醫又寫,就這樣過來啦。

問:杜白醫師寫過當年的大學生活,看來有不少趣事?

劉:比如說,大五時我們住在第八宿舍,就在長興街底的公墓下。八個人住一間,後來只剩我跟阿江兩個人住酖酖面對公墓嘛,我們吃便當,外面就有撿骨工人在曬骨頭!

杜:我們每天都在「迎新送舊」,因為天天都有送葬隊伍!

劉:我大三就決定走病理,那時候環境很粗糙。我跟阿江研究牛的結核菌,要把檢體染色,但獸醫系沒有設備,我們跑到醫學院去,找侯書文教授,看人醫怎麼做。他非常熱心。

杜:我在開業之前,實習、研究所時期,大概解剖過四千頭豬!那時候的研究環境是:儀器少、豬多!

我碩士論文就是寫豬的心臟病,跟著老師在養豬研究所養豬,剖豬。

劉:阿江是臨床獸醫師裡,基本功算是扎得很好的,因為他做過病理研究。所以他的眼睛很銳利,就算不用X光,他也可以透視動物內臟肝、胃、心臟的變化。照X光只是佐證他的判斷。

【2006-07-25/聯合報】

轉載自:http://mag.udn.com/mag/people/storypage.jsp?f_ART_ID=42140

珍心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