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步驟,讓你換上愛因斯坦的腦袋!

現在各行各業都需要更強的創意力,才足以應付變遷更快的環境。怎麼學?從日常生活就可以開始。換個角度看習以為常的事物,嘗試在每天來點小冒險,只要有心,你也可以成為創意大師!

文/蔣士棋 特約攝影/鍾士為

想像一下這個場景。

工作了一天,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家。一進家門,卻發現心愛的陶瓷筆筒在地上摔成了碎片,旁邊是一臉無辜的寵物貓咪。

你可能會嘆口氣,買個新的筆筒;或是大發脾氣,罰貓咪不准吃晚餐。可是,光寶科技創意活力設計中心工業設計師郭彥良,選擇了完全不同的解決方法。

他拿出之前買的漱口杯,在桌子上鋸出適當的缺口,把杯子一塞,漱口杯就成了新的筆筒。「以後不用擔心筆筒再打破,」郭彥良很滿意這個點子,「換成杯子還能裝更長的筆,更好用。」

我們也許不養寵物,更沒有陶瓷筆筒,但是生活中總有其他大大小小的問題等著去解決。這個時候懂得運用創意,就能跟郭彥良一樣,獲得意想不到的樂趣。

這是一個全民飆創意的年代。

丹尼爾.品克(Daniel H. Pink)在《未來在等待的人才》(A Whole New Mind)中指出,在社會逐漸成熟,知識工作者供過於求的時代,只具備特定專業能力已然不足,還需要創意加持,才能在未來勝出。

藝術工作者需要創意早就不是新聞。但是,律師也要創意?

「創意是我們這一行的生存要素。」擅長企業併購業務的眾達國際法律事務所資深顧問陳泰明認為,一般人以為的嚴肅、呆板,並不是法律的真實面目。「你提供給客戶的意見,如果十個律師有九個都這樣講,他幹嘛用你?」他強調,「沒有創意,案子只做一次,客戶就不會再找你了。」

創意刺激:永遠對現狀不滿

創意不再是少數人的專利,而是每個人的生活必需品。但儘管如此,對於每天生活都一成不變的上班族,創意該從何來?

經典管理書籍《基業長青》中指出,高瞻遠矚的公司就像偉大的藝術家或發明家,靠著不自滿而蓬勃成長。

「不是『這樣就好』,而是『怎麼樣可以更好』,」郭彥良描述。

他以光寶科技兩年前設計的L型掃描器為例,這個點子來自當時念EMBA的設計部門主管。「為了寫報告,他常常要上圖書館影印資料,發現不但浪費紙張,而且裝訂邊的字永遠印不清楚。」

他們把原本平面的掃描器改為直角的L型,讓書的兩頁可以分開掃描。「打開成90度就好,不用硬把書壓平,」郭彥良解釋,掃描的內容直接儲存在電腦裡,也能減少紙張消耗。

這個L型掃描器,在2005年為光寶贏得一座reddot概念設計獎項,也即將推出實際產品。

創意觀察:學習看月球的另一面

生活就是最好的創意養分,但你是否真的用心看到了?

「視而不見是每個人的問題,」政治大學廣告學系教授陳文玲認為,正因為太熟悉周遭的環境,反而感受不到新事物。「要跳開才有新視界。」

紀錄片導演楊力州曾經當過美術老師。他發現,大多數學生總是用「組裝」的方法在畫人像。「會先從眉毛開始畫起,畫完左眼再畫右眼,最後才是整個輪廓。」

「幸運的話,畫得很好,但大部份是不幸運的。」他指出,問題在於缺乏「全視」的觀點。「我告訴學生,先抓住大輪廓,最後才是描繪細節,」楊力州說。

這也影響了拍攝手法。楊力州描述,每次拍攝時他都像「人格分裂」一樣;「有一個我拿著攝影機在拍攝,另一個我在思考這部份在整段影片中的位置。」

「如果只是記錄,我跟電梯裡的監視器有何不同?」楊力州認為,對整體有通盤認識之後,更能從不同的面向去詮釋,創意也就由此而生了。

但任何一個人總會受限於自己的生活經驗,要擴大視野必須透過閱讀、觀察與旅行來培養。

高中就是文藝青年,陳泰明工作十幾年後對閱讀的興趣仍然不減,連報紙都能從社論讀到副刊。

他最近迷上日本的推理小說作家。「宮部美幸的《模仿犯》,兩本上下集像厚厚的電話簿,我看完了。」

這讓他在談判中更能夠看清局勢。他舉例,宮部美幸對人性有深刻描述,讓他知道怎麼在談判桌上應對。「兩方人馬坐在那邊,你看到這個人嘴巴在抿,眼睛不看人,表示他根本不理你,或者要說謊了。」

街頭陌生人也可以是創意的來源。遊戲橘子正全力製作一部名為《水火108》的動畫,預計明年春季在英國的卡通頻道播放。「我們的工作就是每天看人,揣摩一般人的肢體動作語言,」創意中心總監郭景洲說。

對人觀察入微,創造出的角色就能與眾不同。郭景洲舉例,這部動畫中的一個角色孫二娘,走路的方法就跟一般人不同。「她走路是左右跳著前進,」郭景洲解釋,「如果讓她跟別人一樣,特色就不見了。」

創意實現:把圓形塞進方形內

回到日常生活,如何讓鬼點子成為有用的好點子,是創意在實踐上最常碰到的問題。例如在電影《阿波羅13》裡,為了讓太空船平安返航,科學家得想辦法把圓形的過濾器,塞進方形的孔中。此時如果不打破框架,想出創新的做法,絕對無法解決這難題。

該如何讓腦袋裡天馬行空的創意,實現成為具體的產品?

1.先試再說:掌管十多個創意腦袋的郭景洲,也常常碰到類似問題。他的選擇是,「讓他們先試試看,他們需要證明。」

當員工提出一個新角色時,郭景洲會要求他「先畫幾篇漫畫看看」,讓員工有發揮的空間。「這些人,你不讓他做,他會一直抗議的!」郭景洲解釋,在畫漫畫時,原本的創意就會具體化,員工自己也會了解這個點子是否可行。「他們試過了,就算最後被否決也能接受。」

2.在框架中找出關鍵因素:在法律世界裡,沒有太多嘗試錯誤的空間,但不代表創意也得受限。陳泰明認為在合法的前提下,各種方法都值得嘗試。

他舉例,在企業併購裡,客戶都希望能以最低的成本、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交易,但往往不能如願。「如果不能全拿,我至少得拿到一、兩個。」這時候,他會先了解客戶最在乎的關鍵是什麼,針對這個部份找解答。「如果是時間,我就想個也許多花一點錢,但是最節省時間的方法。」

法律的框架也並非一成不變。陳泰明曾經碰過客戶官司一審敗訴,希望陳泰明提供意見。他發現一審辯護律師對法條的解釋,太局限於教科書上的定義。「如果用另一種比較實務的觀點去解釋,也許法官會有不一樣的思考,」他強調,「不一定有用,但是可以去嘗試。」

3.不按牌理出牌:平常以汽車代步的陳文玲,也會不時改搭捷運或公車來趟城市旅行。即使是承接政大的創意學院工作,也算是一段冒險旅程。對她而言,只要能跳脫習慣的生活模式,就能激發創意的靈感。

4.重組與模仿:郭景洲說,創意人常常丟出還不成熟的點子,「我就是撿拾者,」他笑說。不成熟並不代表沒用。相反地,郭景洲發現,「把幾個10分的東西湊起來,也會有80分的作品。」

模仿也是創意的一部份。教授書法超過20年的昣谷居書屋屋主周月雲透露,蘇東坡臨摹了40年的帖後,才寫出自己的字形;郭景洲更從好萊塢的動畫電影中,找尋創作的靈感。

5.自己找樂子:郭景洲在工作之餘,常常跟一群大學就認識的兄弟,約在酒吧聊個通宵。

「一定要會自己找樂子!」他很重視生活的平衡。與老朋友聊得天南地北時,就可以完全放鬆。

察覺到現代人緊張的生活步調,周月雲提倡完全無壓力的書法學習。「在我這裡上課不點名,不用帶用具,也沒有作業,」她補充,「只要你來,這兩個小時就自己好好寫,充分放鬆,不必有負擔。」

當個創意人其實不難。我們不需要特地去上創意課,只要用心生活,換個角度看世界,嘗試用不同方法解決問題,創意就會滾滾而來。

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是創意人。
轉載自 http://epaper.pchome.com.tw/adm/brief_left.htm?s_code=0168
創作者介紹

珍心話‧大冒險

珍心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