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入幸福*^^*

2009/10/03
&
2009/11/21

2008/5/5收到了一封來自友人的mail,她的mail控訴著社會的不公平和不合理。

這位友人cameo是個可愛的女生,我跟cameo相識是因為同公司。
後來在她母親的鼓勵下,幾年前cameo前往英國進修碩士學位。

但在她在英國求學的時候,她家中卻發生了劇變!
她的母親被指控詐領保險金,並依照「詐欺罪」移送檢方偵辦。
原因是她母親投保了六家保險公司,因她母親的膝蓋問題要申請「傷殘保險理賠金」,卻被某家保險公司反控詐欺!

媒體的相關報導如下:(以下報導,均可點選)

【蘋果日報】坐輪椅裝殘 女詐750萬保金 「黃金右腳」投保5千餘萬 被戳破
cameo的朋友對於此報導的回應 ←可點選

【中央社】膝蓋受傷詐領保險金 遭檢警識破

【NOWnews】右膝全殘仍趴趴走 女子詐5200萬保金送辦

【自由時報】婦人裝重殘 詐領750萬理賠金

【民視新聞網】出院就能走! 假殘障詐保露餡

【TVBS】婦裝殘詐領保金5200萬 檢警識破

【華視】婦人假殘障 詐領保金5200萬

我想講的是:
(1) 真的有5200萬那麼多嗎?
想要因為半殘(※註)領到5200萬元,那麼該保到10400萬元(一億四百萬元)的保險!
(※註)所謂的殘廢是指2眼、2手、2腳,此6處缺2者是為全殘,缺1者為半殘。
新聞報導是說她所有保額一共保了5200萬?還是共保了10400萬呢?
(2)時間點也太不合理了!
若為蓄意詐欺的話,怎麼可能繳費多年才會要求理賠?
(3)真的有缺錢嗎?
友人的母親是在台中開鐵工廠的,又能供給兩位女兒出國留學(友人在英國,友人妹妹在美國),真不知道她哪邊缺錢了?

收到cameo的來信,看得我心都酸了……
==================================================
大家好,我是玉瓊

這不是一封轉寄郵件,這是我跟我哥哥(沈俊竹)還有我妹妹(蔡瑩宣)各自寫的一篇文章,因為我們家發生了一件很嚴重的事。
由於事關名譽,人在英國的我只能用e-mail的方式告訴大家。
如果你們有注意的話,可能會發現我媽媽上了台灣5/3的社會新聞頭版。
我只能說我對台灣的媒體真的非常的失望,希望大家花點時間把文章看完吧!
如果可以的話就幫我轉寄出去,這大概是我目前唯一能作的無聲的抗議。

我們家已經請了律師,準備對保險公司提出告訴
雖然我也沒把握這件事之後會怎麼發展
5/15考完試之後我就會回台灣,時間大概是5月底吧
這件事情對我們家傷害最大的除了保險公司惡劣的行徑之外,就是記者未經查證的不實報導
那一天我看著那些報導真的被氣哭了
所有的數據跟資料都來自檢警的一面之詞,而這些都是有書面資料可以查證的
很多親戚朋友看到新聞都打電話過來關切
我哥說家裡這幾天光是為了澄清電話就接不完
anyways希望你們幫我把這篇文章傳出去


玉瓊
~~~~~~~~~~~~~~~~~~~~~~~~~~~~~~~~~~~~~~~~~~~~~~~~~~~~~~~~~~~~~~~~~~~~~~~~~~~~~~~~~~~~~~~~~~~~~~~~~~~
沈玉瓊 5/3

這是一個關於保險的事件,從小,我們家的每個人就有很多不同的保險,醫療險,意外險,儲蓄險,壽險,每個人都保了3-4家以上。

或許是因為我們家是單親家庭,或許是因為我外公外婆過世的早,所以我的媽媽十分的缺乏安全感。我一直都在外求學,待在家裡的日子家裡總是有許多的保險人員進進出出,大部分是來收費的,有些是逢年過節來送月曆的,雖然龐大的保費很驚人,我們全家也都處於保險的保障之下十分安心。

2006年8月,我到英國唸碩士,12月妹妹到美國LA上大學,只有哥哥在家。隔年1月,媽媽在工廠跌倒,摔斷了韌帶,情況比想像中的嚴重,右膝的韌帶兩條全斷,膝蓋的半月板破碎,開刀接上了人工韌帶,原本我們都以為開完刀之後,只要慢慢的修養,應該就可以恢復行動能力,但是隨著時間經過,電話中傳來的總是媽媽疲憊的聲音,訴說著腳傷一直沒有好轉。

4月的復活節我回到了台灣,媽媽的右腳小腿似乎隨著天氣而變化,時而腫大時而萎縮,帶著很不放心的心情回到了英國,我還是必須繼續完成課業。這一年,媽媽似乎跟醫院結下了不解之緣,從樓梯上跌倒,在浴室裡摔倒,讓她的腳傷每況愈下。趕論文的7月我又回了一趟台灣,來英國唸書的同學當中我應該是最常回家的吧!雖然只停留了3個禮拜,在家的期間媽媽至少跌倒了3-4次,我想她的右腳會不停的惡化就是因為這樣一直跌倒吧!

回到英國繼續我的論文,電話中媽媽告訴我,她決定放棄自己的腳了,不管怎麼復健還是不能正常的走路,她已經申請了殘障手冊,也有向保險公司提出理賠申請,當時的我並沒有想太多,沒想到這一切才是惡夢的開始。

12月交完論文我又回了台灣,多多少少知道媽媽為了保險理賠的事跟保險公司非常的不愉快,在台灣的兩個半月,我開著車帶她到各大醫院看醫生;家裡沒有菜了,我扶著一跛一跛的媽媽到菜市場買菜;需要到銀行辦事,媽媽忍著腳痛還是得出門。媽媽房間在二樓,基本上她上下樓都是哥哥背她,有一次週末早上醒來,我發現媽媽因為不想打擾睡覺中的哥哥,自己撐著樓梯扶手一格一格的走下樓,媽媽是一個個性很強的女人,我想她的腳變成這樣,最不能接受的人是她自己吧!從她一屆女流自己經營一間工廠,還把我跟妹妹送出國唸書,她個性中的倔強與不服輸我想不是一般人可以理解的,保險公司對於理賠一再拖延,時間已經超過半年,國泰的業務員是我的高中同學,他說這個理賠案件最大的爭議點就在於媽媽的保險不只一家,媽媽從耐心的等待逐漸變成氣憤難耐,每次跟保險公司聯絡的電話總是在十分不愉快的情況下結束。

之後我陪媽媽去找律師,向各間保險公司寄出了律師函,2月中我回到了英國,5月最後的考試結束後我就正式畢業了,3月時媽媽電話中疲憊的聲音告訴我她暫時沒有提出告訴,她的朋友介紹了立法委員楊瓊瓔幫忙,聽說她是掌管金融司的立委,他們決定召開記者招待會,在5/2的下午2點請各間保險公司一起來協調理賠的事宜,然後略帶欣慰的說她已經辦好存款證明,大頭照也已經拍好,7月會來英國參加我的畢業典禮。

事情的發展從這通電話以後完全脫了序,我再次接到電話時,哥哥告訴我,原本預計要召開記者會的當天早上7點多,來了10幾個刑警,提出搜索票跟拘票硬是把媽媽從床上拖起來,抓到了警察局,一直到當天晚上8點多才以10萬元讓媽媽交保。原因是友聯提出了跟監偷拍的錄影帶,錄影帶中顯示出媽媽在大街上行走,還有乘坐客車的樣子,就因為這些錄影帶,保險公司一口咬定媽媽的殘廢是"裝"的,目的是為了詐領保險金,雖然目前為止除了安聯的理賠金賠償下來之外,還有媽媽因為對保險失望而解除的安聯壽險解約金,其他的我們什麼都沒有拿到。

預計要召開記者會的早上我媽媽立刻被抓走,不但讓她無法出席下午的記者會,記者甚至告知說檢方已經電話通知他們記者會取消了。最過分的是警察局直接發出了新聞稿,我的媽媽直接成了5/2當天各家媒體的社會版頭條新聞。新聞中憑著警察的一面之詞,說她詐領5200萬的保險金,假裝殘廢但是其實行動自如。

在英國的我看著網路上的這些不實報導,當時的反應除了傻眼,還有氣憤,難過的哭了很久,跟哥哥的越洋電話中,他說媽媽哭著說她不能來參加我的畢業典禮了,因為她被限制出境了。

詐領5200萬的保險金?哪裡來的5200萬呢?保單只要拿出來一看就知道了,不過就是幾百萬的意外殘廢險,卻被新聞寫成她詐領5200萬的保險金,友聯請偵訊設跟監偷拍的錄影帶中顯示她在大街上行走,她的確是右腳殘廢一跛一跛的走路,卻被媒體報導成行動自如。

媽媽總說她是爭氣不爭財,爭到後來的結果是反被保險公司大咬一口。

我不知道台灣的司法到底是怎麼了,派遣10多個刑警將一個"涉嫌"詐領保險金的中年婦女押到警局,在證據一點都不充足的情況之下,在她還沒領到什麼理賠金的前提之下,而且時間是在她打算召開記者會的當天早上,讓人很難想像司法單位跟保險公司的財團們背後是什麼樣的關係。

我對台灣的司法感到非常的失望,以前總是聽到別人說"台灣司法已死",當時聽了真的沒什麼感覺,現在我真的知道了。

這一整件事情,不過就是申請了保險理賠,遲遲沒有下文就算了,最後卻演變成被保險公司反咬說我們詐領保險金。如果保戶以後提出保險理賠申請,審核沒有通過都要被保險公司當成是詐領保險金,那保戶的權益到底在哪裡呢?我們買保險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我媽媽幫我在南山,國泰,新光,安聯都買了壽險,從我10幾歲就保到了現在,所以我們的作用就只有交錢而已嗎?
拿不到理賠就自認倒楣算了,但是現在我媽媽卻吃上了官司,而我們抗爭的對象是各大保險公司,新聞媒體的不實報導更對我的家人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傷害,我不知道這件事最後會怎麼發展,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其他人有相似的經歷,但是這個時刻我們全家都感到非常的無助,除了訴諸網路將事實散播出去,似乎也沒有其他可行的方法。謝謝

大家看完這篇文章,這樣的情緒隻下寫出來的東西應該很沒有章法吧!如果你也有類似的經歷,或者你也對保險公司的行徑感到氣憤,請你聲援我們,請把這篇文章解寄出去,這是我的e-mail。
cameo.shen@hotmail.com

~~~~~~~~~~~~~~~~~~~~~~~~~~~~~~~~~~~~~~~~~~~~~~~~~~~~~~~~~~~~~~~~~~~~~~~~~~~~~~~~~~~~~~~~~~~~~~~~~~~
蔡瑩宣 5/3

這是一封關於台灣司法不公的辛酸求救信,請幫助我們。

我是一個在美國唸書的國際留學生。

從小,母親就以一個單親母親的姿態含辛茹苦的撫養哥哥、姊姊還有我。
在當時保守的台灣社會因為家暴離婚後,母親一肩挑起公司的運作,在經歷許多風風雨雨後,更將公司以一台機器和一人工廠發展出今日的規模。她長期努力工作的卻得了職業病,.受到職業傷害。

母親和我們家三個小孩時時刻刻都在為她的健康抗戰,內心承擔的壓力更是不為外人所知。
每日每夜都在擔心失去親人中的煎熬中渡過,但母親依舊表現的十分堅強,當我們難過時,她總是第一個站起來鼓勵我們要樂觀的人。也因為她的堅毅,我們三個小孩都努力上進,不敢讓她失望。

一切應該很美好,母親從無到有經過風風雨雨,並經過全球的金融風暴都能堅強的渡過,是一個堅強的女企業家,和哥哥努力為維持公司所有員工的工作權打拼,兩個女兒,大女兒在英國就讀研究所,小女兒在美國就讀大學,各有非常優異的成績表現。

但就在96年元月底母親因職災意外受傷兩條韌帶斷裂,無法接合,因此更換為人工韌帶,骨膜破裂且兩側半月板撕裂在膝蓋開刀後有了轉變。

一開始,手術很順利,復健時第一個月情況還不錯,但因為學走路時經常跌倒,母親的腳甚至會隨著天氣和氣溫產生劇痛,只要稍微走動,腳便腫漲得令人害怕,像是血管都要爆裂似的呈現黑紫色的膝蓋,讓我看著母親說不出話來,只能哽咽的鼓勵她。

漸漸的,她開始害怕走路,右腳變成一個嚴重的夢靨,在生理和心理上都讓人喘不過氣。右腳的情況不停的惡化,她的右腳只能當成身體的一個拐杖,不能彎曲,那些我們心中編織母親可以恢復成正常人的美夢全都破碎。只要想她一拐一拐的身影又想要維持工廠的營運,所以經常在工廠裡穿梭,總讓身在異鄉的我熱淚盈眶。

去年底,行動不便的母親因一直在家中不能出去,後來在舅舅帶媽媽到台中縣某家餐廳用餐時,在停車場又被倒車沒看照後鏡的卡車撞到,一切的一切就只能說是厄運連連。但最可惡的是後來的事情。

96年10月中旬母親開始向國泰、新光、南山、華山、友聯(前太平洋保險公司)和安聯申請保險理賠,結果保險公司一直以惡劣的態度回應,六家保險公司認為我母親只是想詐領保險而聯合拒絕理賠。

後來其中唯一的外商安聯保險公司派了工作人員來我家探視我母親後,發現我母親的確符合了殘障的標準,便二話不說的將理賠金賠給她。反倒是台灣的保險公司以卑劣的嘴臉回應我母親的保險理賠,直到我母親開始蒐集資料要透過法律申訴,這群態度惡劣的人又忽然一百八十度態度大轉變的低下要求我母親別將事情複雜化,他們是有誠意要和我母親和解的。

母親便沒有提告,一得知我母親沒有提告後,保險公司立刻恢復一樣的嘴臉,對我母親的案件不只不理睬,甚至串連一氣反告我母親詐欺,讓我們措手不及並且失望。人買保險求的是一個心安,我家每個人都擁有三、四份的保單,難道我們合起來都是為了詐領嗎?

保險若不能提供人們所需的保障,那又何必要買保險?只是越保越危險,增加人心靈上的負擔。

而我母親的保險皆從民國81年起陸續承保,四家保險公司(國泰、新光、南山、安聯),後來竟然有六家保險公司聯合拒絕理賠,唯有安聯派員實地訪查母親的病情,事後立即理賠。

後來母親在立委楊瓊櫻的協助下,原本預計在台灣五月二號的下午二時召開記者會,沒想到對方的舉動更快,五月二號早上七點半,檢察官持著搜索票,帶著十幾個警察,用警車將我家的工廠包圍,直衝二樓將我母親逮捕。

試問,這樣高規格的舉動,只因為保險爭議,合理嗎?保險公司在怕什麼?再者,以如此"高規格"比照刺殺總統的速度將我母親逮捕,正常嗎?這背後黑暗的勾結,令人對台灣的司法制度心寒。今天就算我母親被起訴,也不代表她已經被定罪,以這樣剝奪人權的方式對待她,叫她情何以堪?

後來,網路新聞報導(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80502/69/yfe9.html)和報紙就出現警方發出的新聞稿,指稱他們跟監偷拍到我母親其實可以走路,並且在過馬路時行動自如,直指我母親是為了詐領五千兩百萬的保險,才裝殘障。這點更是指出台灣對殘障的知識淺薄,難道非得將雙腿鋸斷才叫殘障嗎?還有,五千兩百萬的保險金到底是從何聽來的呢?身為警察,卻沒有實際考察數據的真實性,這一切的報導,真的可以相信嗎?

我母親是個女企業家,做為一個生意人,講求的就是誠信,這樣一切的做法,不只是對她的心裡造成二次傷害,更對正常營運的工廠是一個嚴重的打擊。

母親當天保釋回家後,我哥哥嘗試與媒體重新取得聯繫後更發現,這群媒體似乎受到了某些壓力而態度變得有所保留,眼看網路和電視台報導都是警方發出的新聞稿,而我們受害者的心情卻沒有人關心,我們開始擔憂,難道,這就是台灣嗎?沒有人脈關係的小企業家就要被犧牲了嗎?

種種的一切,讓身在美國的我不禁懷疑,台灣的司法已經到了如此腐敗的境界了嗎?人權變得如此薄弱,沒有關係、沒有背景的小企業家,只能這樣任憑台灣的保險公司宰割嗎?面對親戚朋友投射的關注眼神,我們只尋求一個公平的機會,每個人都該有人權,不是嗎?

請各位善心的網友幫我轉貼好嗎? 2008-05-03 13:28:25 補充

~~~~~~~~~~~~~~~~~~~~~~~~~~~~~~~~~~~~~~~~~~~~~~~~~~~~~~~~~~~~~~~~~~~~~~~~~~~~~~~~~~~~~~~~~~~~~~~~~~~
沈俊竹 5/3

好大的黑手掌...我看不見天空。

首先感謝願意看這篇文章的朋友!即使您無法為我們做什麼,也希望您能轉寄給更多人看。

這是我媽媽的親身體驗,關於台灣保險業的黑暗!!

我的媽媽是個女企業主,(在我10歲那年與我生父離婚)雖然是單親家庭但也是一路辛苦扶養我和兩個妹妹,家中工廠也在風雨中經歷過三十餘年頭

因為媽媽交際較廣因此認識不少從事保險的朋友,並先後跟各保險公司的業務朋友購買保險,
(約多在十多年前)其中也包括我們三個小孩的保險!

在去年(2007年)一月份我媽媽在和我同往客戶處返家時,因不慎跌落貨車而造成右膝疼痛異常,後來前往豐原漢中醫院檢查發現右膝兩條韌帶斷裂,半月板碎裂!(此部份有核磁共振攝影可佐證,於豐原省立醫院拍攝)後來在漢中醫院動手術更換人工韌帶與半月板縫合手術,初期完成時情況不錯,只有在復健時因右膝疼痛與無力,常常摔倒....

不知道什麼原因,媽媽的腳在晚上後經常充血紅腫,有時緊繃到血管都快要爆掉的樣子,求助於各大醫院也無所進展,在工作之餘我幾乎都是開車載我媽媽就醫,後來媽媽向保險公司提出理賠要求,結果保險公司都只是以制式的文書通知,不是未達理賠標準,就是要我們等候回應,或一再要求我們到各醫院做檢查開示證明,一間換過一間!!

照理說事發160天內保險公司應去查證事實並告知我們結果,但卻是一再拖延,只有安聯保險公司在我媽媽一再申訴後派員調查,才完成理賠(當時媽媽對於保險已經感到不再有信心所以也要求安聯解約並要求退還保險金,並非檢方所說的已領到750萬保險金!!)

而友聯保險公司不但拒絕理賠,還私底下請高雄的黑狗影像徵信社跟監我媽媽,拍到他自行行走和膝蓋彎曲的照片,更以此當做證據提供檢調偵辦我媽媽涉嫌嫌詐欺!!
(我媽媽從未說過他無法行走,申請保險的內容是"右膝功能喪失",
沒錯我媽媽可以走,但走不好!!經常摔倒,最嚴重曾需要求助119緊急救治,連右肩肩胛骨都摔裂了,是故意的嗎!?天地良心!!)

我們決定將保險公司的態度公諸於世,於是在5月1日透過叔叔請來記者採訪,並告知隔日將會與各保險公司,協調,屆時還會請其他媒體到場,沒想到這是惡夢的開端。

5月2日早上有一群人進到我家呼喊我媽媽的名字,先來敲我的房間門,我一開始還以為是流氓,,後來出示拘提我媽媽的拘票和搜索令才知道原來是警察...
當時我只有一種感覺...真的好有效率,5月1日開出的搜索令和拘票,隔天早上即時執行,在過程中對我媽媽不斷羞辱惡言相向,
其中一人在通電話時我清楚聽到, "我已經到這邊要抓她了" "不會啦不會啦~這沒什麼!"(對方是很感激你嗎?)
"我也覺得他在裝死"

當天原本要進行的協調會,我決定代替媽媽說明,沒想到到達預定的地點時才知道,已有人通知保險公司與媒體,說我媽媽已經被收押可以不用來了,於是我轉往台中地檢,決定等待媽媽,電話中律師告知我,檢方將我媽媽帶到"打擊犯罪中心"並通知大批媒體過來,並提供新聞題稿.....

當天到了夜間將近8點才將我媽媽保釋回家,看到電視的新聞報導我差點氣死,說我媽媽詐領保險金達5200萬!!!
說她用演技騙到殘障手冊和診斷證明,看著一幕幕聳動的標題我的心也一陣陣刺痛,我媽媽向保險公司提出的保險金額何來5200萬?是不是這樣才會上新聞頭條?是誰希望她上頭條?
(保險的金額有保單和總檢查表可以證明,原本連一毛錢都不願意理賠的卻變成5200萬,真的很誇張)
我媽媽看到新聞不斷的哭,我也只能跟著掉淚,這是什麼世界?如果是要詐領需要先投保十多年再提出理賠?

如果保險公司認為未達理賠標準是否就造成詐欺行為?我媽媽的腳受傷是事實,開刀是事實,核磁共振攝影是事實,醫生的診斷證明也是事實,這些完全沒有被提到,主導這一切的幕後黑手真的太厲害了

媒體還說我媽媽"演技勝過金鐘獎",這是在侮辱那些在演藝事業努力的人嗎?

在此我要保持我一貫的看法.我從來沒有信任過保險,買的時候一種臉,當出事要提出理賠就又不一樣,以前可是3天2頭就有保險人員在我家出入....雖然如此我還是不太敢相信,這世界竟然黑暗到如此程度,我好失望好失望...對抗大財團我們無權無勢的百姓只能任人宰割,保險如果不願意理賠就用如此惡毒的方式進行人格謀殺,各位看了感想如何?

主導這些的幕後黑手....你的手掌太大,我已經看不到天空.......
==================================================
cameo的來信,我沒有增減字數或修改錯字,但為了方便大家閱讀,我有調整一下換行與標色。特此說明!
==================================================

文章一開始我有說,我跟cameo是公司同事。
那時cameo在台北工作,妹妹在台北唸書,她的哥哥那時還在當兵;就只剩cameo媽媽一人獨自在台中經營鐵工廠。
雖說cameo媽媽的工廠生意一直蠻好的,但cameo媽媽因為身體不舒服,多次有考慮到收掉工廠,但她又擔心若自己結束營業,她工廠裡那些年邁員工要怎麼找工作?所以後來也是延宕了!
原本cameo在公司工作得非常愉快,但因為她母親身體不好,常會不舒服,cameo媽媽多次希望cameo回家陪伴她。因此她也有了想放棄工作回家陪媽媽的念頭……

我跟cameo有著特殊的情感……

2003年7月29日晚間,我在公司趕著明天一早要的東西……此時,接到了我母親的來電……她告訴我說:「妳要堅強,爸爸走了!」
那天是我父親的忌日,肺腺癌奪走了他的生命。

我接到電話的那一瞬間淚水潰堤而出,坐位在我右手邊的cameo,只跟我講:「工作交給我,快點去送爸爸」。這一晚,晚上7點多又收到了cameo的簡訊:「要堅強!媽媽比妳更難過!妳要照顧好媽媽!」

原本已經請好了假,7/30和7/31兩天要陪伴父親(醫院在2003/7/27發出病危通知書),沒想到這兩天竟然卻變成處理父親身後的事……

2003年8月1日,回到了公司卻沒看到cameo,後來才知道,原來cameo的繼父也在同一天晚上在台中過世了……同樣的,癌症擊敗了她的爸爸。(Cameo的媽媽感情路很辛苦,這個繼父對cameo媽媽非常好,但偏偏不能陪伴她一生一世。)

後來cameo還是決定離職回家陪伴孤單的母親。
後來哥哥退伍了,在家中陪著cameo媽媽一起經營鐵工廠,所以cameo媽媽鼓勵她可以出國念書!

在cameo要申請學校的時候,需要有人幫她寫推薦函,其中一封是cameo政治大學的老師所寫的;另一封是我們公司的總經理幫她寫的!

當初她要離職回台中,我一直很捨不得,除了在喪父時候我們兩個互相支持和鼓勵對方外,她的純真和善良,也讓我忍不住把她當親妹妹般的疼愛,我的私心-真的很不想讓她離開公司;但又覺得孝順要即時,cameo父親已經不在了……cameo母親還在,怎可顧及自己私情?

在cameo要去英國念書前,我特地跑去台中找她,受到cameo媽媽的熱情款待。
cameo媽媽是個直率的堅強女性;還一直跟我說:我們家女兒受妳照顧,真的很感謝。
還說等我結婚那天一定要找她來喝喜酒,她要包個大紅包給我。
這次是我和cameo媽媽第一次見面。cameo媽媽的阿莎力讓我印象很深!

cameo媽媽在都是男人經營的鐵工廠中,能經過多次風雨還屹立不搖,但卻在保險上摔了一個大跤!
難道多保幾家是錯的嗎?
難到那麼多年,花了那麼多錢的結果是讓這些保險公司回頭來咬她是詐欺嗎?


常鼓勵別人一定要買保險的我,哭了!
我難過自己是否做錯了?

看到cameo媽媽狼狽模樣,我哭了!
那些cameo媽媽萬分信任,以為可以絕對依賴的保險公司,卻是傷害她最深的!
cameo媽媽的心一定很痛很痛吧!


一個詐欺罪需要動用那麼多警察去押解她?派那麼多警車去包夾她們家?
那麼那些洗空公司幾十億、幾百億的是不是要動用多台的坦克車、潛鑑、外加直升機,「陸海空」包夾???
我為這社會的不公平和黑暗,我哭了!

珍心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珍心話
  • 整件事我覺得實在可笑!記者應該要去查證後才能報導吧?但其實也不要奢望記者會去查證。簡單來說,因為是檢察官(或警方)發出的資料,對記者們來說當然是[正確]的內容,要他們再去做check,是不太可能的。我怨的是這些記者也太沒概念了吧!如果真的有5200萬的保額,一年保險費要多少?如果有能力付出這樣多的保險費,還需要詐騙?cameo媽媽的膝蓋是【兩條韌帶斷裂,半月板碎裂】這種狀況如cameo哥哥所說的,有核磁共振攝影可佐證,這能有假嗎?誰會吃飽撐著去把韌帶弄斷,把半月板敲碎?2008/5/7晚間,我跟我媽說了cameo媽媽的膝蓋【韌帶斷了,半月板碎裂】我媽馬上就回我說:啊~那糟了,那樣就殘廢了。我的媽媽學歷只有國小,難道這些高知識份子書唸了那麼多,比一個國中都沒讀過的老媽媽都不如嗎?說真的,我對於台灣記者的水準愈來愈覺得可笑了......怪不得上次有幾個學生設計假新聞去騙記者,沒想到上當的還不只一家媒體,但結論是責怪大學生太無聊......怪不得我上次看到東x新聞在報導金庸老師筆下的小說主人翁[令狐沖]時,硬是說成是〝令大俠〞。我打電話去跟他們說【令狐沖是複姓~令狐】,結果當天的幾輪新聞還是繼續說是〝令大俠〞......相信老天有眼,早晚會水落石出!雖然我是小人物,沒有能力去幫忙什麼,但我會去祈求神明幫忙,請神明讓我們對整個大環境更有信心!讓我能夠相信,一切都有是非黑白,也有公理正義!能不能請大家有點羞恥心?警察領的是人民的納稅錢,檢察官領的也是人民的納稅錢,政府官員領的還是人民的納稅錢,請你們有點羞恥心,請你們對自己的工作(職業/職務)有所尊重!俗話說的好,拿人錢財,與人消災。但那些惡劣無恥的公職人員,你們不單是領了〔人民的納稅錢〕,不做事不打緊,還盡可能的污錢?你們到底有沒有一點點的羞恥心?真希望有死後的審判,給這些無恥的人教訓,就算是在人間他能逍遙快活,但死後也該討回公道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