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嫻雅2003.11.16中時晚報

去年夏天的一個半夜,劉哲豪和往常一樣上夜班時,肚子突然絞痛,而且排大量鮮血,讓他差點暈倒。緊急送往三總急診,醫師告訴他是「直腸癌末期併肝轉移」。

 

他開始接受治療,腸子切了十幾公分,前後開了四次刀,足足有七、八個月不能工作。在化療之後,臉與手腳全部變黑浮腫,連走路都有困難。

 

「醫師說我這種病起碼要二十年才能形成,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我回想過去二十年,發現自己雖然滴酒不沾,卻超愛吃消夜,幾乎天天都吃,而且偏愛碳烤的東西,凡是天上飛的、地上爬的、海裡游的,我都喜歡吃,三餐沒有海鮮就吃不下,蝦子可以一次吃半斤一斤。經常半夜吃得漲漲的回家,看到大家都睡了,也倒頭就睡。這樣的日子過了十七、八年。」劉哲豪回憶說。

 

痛定思痛,他決定在吃的方面「痛改前非」,不該吃的不再吃,過去吃錯的,全部調整過來。他開始自己找資料,看書看報上網,最後斷定自己是吃了太多酸性物質,要讓身體健康,必須調整到鹼性佔七分,酸性佔三分。他為自己擬了菜單,主食改吃十穀米,就是把糙米、黑糯米、小米、小麥、蕎麥、芡實、燕麥、蓮子、麥片、紅薏仁熬煮在一起,魚不吃,肉只吃一點點,蔬菜水果大量吃,飯後喝綠茶。

 

連吃兩個禮拜之後,他就發現自己體力變好了。後來他又增加了健康食品,括蜂王乳、蜂膠、啤酒酵母、綠藻等,人更精神了,臉上手上的黑色素慢慢褪去,腳也不腫了,「連頭髮都變黑」。

 

恢復上班之後,同事們都說看不出來他曾經大病一場,許多人也學著吃十穀米,有人多年嘴角破皮的毛病竟自然痊癒,有人解決了陳年疑難雜症。劉哲豪說,他其實到現在還沒有康復,只是學會與癌共存,用最適當的飲食,讓身體保持最佳狀況。

 

有時候,他會抽空探視一些與自己同病相憐的癌症患者,每個原本滿臉愁雲霧者,聽到他的心得報告後,都跟著調整飲食,「我這套提供給他們吃,每個人都有效。」他說。

 

「不要每天就想著自己是癌症,我有個朋友的太太得了乳癌,本來沒什麼,她天天憂慮,結果一年就死了。病本無害,是心裡做怪,路就走盡了。要把病當做一種挑戰,儘量調整自己去面對挑戰。」一場致命大病,劉哲豪似乎鍛鍊出獨特的意志力,也有一套豁達的生命觀。在抗癌過程中,妻子耐心照顧陪伴他,他改吃健康餐,太太也跟著吃,「她臉上原本有遺傳性黑斑,現在通通沒有了,人變得漂亮又有精神。」

珍心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